繁体版 English
登錄

詹姆斯爵士2015年終致辭

 2015年我積極參與了國內外許多活動,作為國家和諧的使者,也是全球和平創造者。

正如我之前所說,「希望在黎明之後,學會優雅從容地面對生命起伏的人是最幸福的。」

2015年2月,詹姆斯· 阿利克斯· 米歇爾總統做出了國情演說,結合了年度國家主題——我愛塞舌爾。

米歇爾總統說我們要致力於成為一個和平、團結、包容的模範,這些都是建立在國家團結基礎之上。

在VIOAS雜誌二月刊上,我總結出 -「我們應明確信念指引我們走向未來,恐懼讓我們停滯不前,我萬分高興我們的總統明確和平是由內而外的,我們的革命結束後亟待重建。」這些話語在剛接觸的總統大選中顯得尤為中肯。

今年復活節期間,我受Sven-Olof Linblad邀請,早在塞舌爾啓用國際機場之前他的父親Lars-Eric Lindblad 就將Linblad Explorer 帶到塞舌爾。在他豪華的 「國家地理獵戶座」號郵輪上作為演講嘉賓。

「全球地緣政治下的塞舌爾和阿爾達布拉島」是我在120名乘客及80名官員和船員在這座豪華遊艇上做出的演講,國家地理獵戶座號是從阿爾達布拉島群的阿斯托夫島至阿米蘭特島群的德羅什島,在Sven-Olof以及他的漂亮朋友克里斯汀· 海特曼的陪同下,這次我有機會重新探尋塞舌爾外環島嶼之美。

在此次郵輪旅行結束後戈登· 安德森邀請我加入世界和平國際期刊編輯部。世界和平國際期刊被列為社會科學的核心期刊, 主要討論的話題為和平、研究、主權、外交、宗教、人權、衝突消除、恐怖主義及國家主義。安德森先生是佳作之屋的社長,這家規模完善的出版社出版了三本我寫的書,1.美國之戰——從印度洋來看,2. 塞舌爾全球公民 3. 塞舌爾——大世界中操縱錯流的傳奇小國。

在三月十三號至十四號,我參加了下一代:民主、對話,全球教育與技術論壇。馬德里俱樂部和中東卡耐基中心在迪拜共同舉辦。馬德里俱樂部是一個由前任主席及政府領導人組織的協會,我三年前加入了他們。全球-教育-技術論壇自2012年起每年在阿聯酋召開,已發展成為一項高規格活動,匯集領導人、從業者、民企來共同探討全球教育政策問題,尤其談到系統性的倡議,來提高教育質量,也增加受教育率,以及就業問題。在會議上,我是十名評委之一,來評審最優教師,評審標準是提升全球教育質量的最有效策略。獲獎教師將獲得一百萬美元的獎勵。

迪拜之後我飛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同秘書長哈基耶夫院士,他也是黑海經濟合作大會議員。黑海經濟合作大會(PABSEC)在20世紀80年代末期成立。當時正是黑海地區重新崛起與世界舞台。

11個成員國為:阿爾巴尼亞,阿美尼亞,阿塞拜疆,保加利亞,格魯吉亞,希臘,摩爾多瓦,羅馬尼亞,俄羅斯,土耳其,烏克蘭,塞爾維亞,黑山。 

在我收到黑海經濟合作大會邀請時,我追尋和平之心再次受到鼓舞。「我們十分高興邀請您作為一個和平製造者、橋梁搭建者,對國家重建有專業技能……」

我由衷感激的是秘書長稱我為橋梁搭建者。

我那時很開心看到米歇爾總統在其訪問越南期間與教皇會面了,並感謝教皇在教堂為塞舌爾人民福祉所作的貢獻。

也是這個時期塞舌爾正是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

四月28、29號我參加了第三屆巴庫論壇,主題為「在新興世界秩序建立信任」,此次論壇在巴庫四季酒店舉行,由阿塞拜疆主辦,尼扎姆基金會以及馬德里俱樂部承辦。我當時強調了國家之間相互信任的重要性並譴責強權即公理。

我還有幸撿到了印度總理莫迪,當時他在胡錦濤主席訪問塞舌爾後到來。在印度宣佈與塞舌爾武裝力量共同建立島嶼防禦時,我給全國寫了一封信「我們還需要仔細思考,如果我們想要避免被困於中印的雄心和敵對中,我們要在確保塞舌爾主權和國家利益基礎上來仔細對待這些錯流。」

四月上旬,我在毛里求斯待了一周,參加了蔚藍海岸沙灘度假酒店馬克西姆先生舉辦的新任總統宴會,同時也慶祝總統的85大壽。我講到,塞舌爾和毛里求斯的合作越來越緊密。

回到塞舌爾後我受到祝賀,第二次當選為東南非共同市場長老議會一員,作為議員期間我曾代表非盟見證埃及總統選舉,見證穆巴拉克下台。我也幫助調解剛果和盧旺達事務,隨後我在肯尼亞內熱比做出了和平演講。

三月底,我同尊敬的約翰霍華德一道演講,他曾經四次當選澳大利亞總統,我們在上海一同參加同和匯企業家論壇。而在廣州第四屆華佗論壇,我與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等同台談論。「中國企業家需與非洲廣泛合作,獲取雙贏。」

幾周之後,我參加了以非洲領導力為主題的曼德拉華盛頓聯誼會議,我和南非國際事務部的副部長分享了這一平台。在我的演講中,重點講了使得曼德拉成為國家和國際上的標誌性人物的兩個重要品質,並且說道要成為這位偉大的非洲領袖的追隨者就不能忽略他曾採取的政策。我提及了曼德拉在廢除種族隔離制度之後關於原諒的演講。我還提到了最近仇外的情緒已經影響到了南非的政治穩定,還有曼德拉由黨派政治人物變為國家政治家的決定。

當我在約翰內斯堡的時候,我接受了開普敦曼德拉·羅德斯基金會肖恩·約翰遜先生的邀請,參加了一個午宴。我們開普敦之行的重頭戲就是由健在的曼德拉管家組織的早茶。

在2015年7月22日,我被授予了文化外交和世界和平領域的特殊貢獻獎,頒獎典禮位於英國倫敦上議院,我做了關於在英聯邦國家內文化外交的演講。我認為時至今日,英聯邦依然存在的根本是對伊麗莎白女皇的承諾與決心。之後我飛去紐約,在第一屆年度職業創新路徑大會擔任評委,此次大會旨在幫助學生認清自己,並且能夠幫助他們追尋職業發展道路,為他們提供相應的教育和證明資源。

如今的信息發展速度飛快,毫無疑問,教育是決定青年未來的關鍵,適合青年的工作更少,而且經濟形勢更加無法預測。因此,檢驗現在高等教育的基礎,並且自問我們如何能做得更好是十分有必要的。人文在前所未有的範圍,程度和強度上受到了挑戰,我們必須要讓我們的青年武裝起來,讓他們擁有能力阻止問題、預測問題、解決問題並且創造機會。我們需要能滿足21世紀要求的新的教育範例。

倫敦Rila出版公司發行的高質量雜誌Kreol有一篇6頁的關於我「塞舌爾全球公民」頭銜的採訪,我在採訪中討論了關於我們和美國的關係,克里奧爾文化及其未來。

今年我再一次以交流巡回大使的身份應邀參加了美國佐治亞州薩凡納的大洋交流大會。在此次會議上就藍色經濟的問題和米歇爾總統展開討論,他最近幾年一直在積極推動藍色海洋基金的發展,保證截止到2020年時,至少有10%的大洋可以受到保護。

激進派和暴力極端主義是當前破壞人權和民主價值觀的兩大嚴重威脅。在冷戰結束之後,由極端主義引起的暴力行徑對全球和平造成的動蕩影響超過了任何形式的衝突。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參加了2015國家政策對話「馬德里+10:預防及反對暴力極端主義政策對話」,是參會的超過60個前任民主國家總統和總理之一。

在國外的期間,我聽聞塞舌爾總統選舉日期已定。於是我在從維也納前往貝爾格萊德的路上發出一份呼籲,該呼籲被刊登在當地媒體上,希望「塞舌爾為先」的精神能夠指導他們的行動。

「我們應聽從上帝的指示,在有仇恨的地方傳播愛心,在有分歧和憤怒的地方傳播團結與和諧。我們是一個效果,儘管經濟情況目前較好,我們必須意識到如果我們想要鞏固現在所取得的成就就需要和平穩定。這要求我們在團結的氛圍中解決我們的問題。塞舌爾共和國的目標應該是上帝之下的統一國家,全民皆可享受正義和自由。」

幾年來,我一直都參加了由歐洲和平發展理事會在巴爾乾半島國家組織的大會,目的是宣傳和平與和解,化解塞爾維亞和科索沃之間的仇恨。

我聽說歐洲和平發展理事會會將我的書《塞舌爾——引導世界交流碰撞的效果傳奇》出版塞爾維亞版本,我覺得很驚訝。歐洲和平發展理事會聯合和平大學決定授予我一個特殊的證書以認可我為巴爾乾地區在和平、和解、宗教包容和種族和諧方面做出的貢獻。

7月,我準備前往安哥拉參加由東南非共同市場組織的一次會面。但在我即將離開塞舌爾時卻得知這次會面已經被取消,是安哥拉政府出於安全問題的考慮。東南非共同市場對這次活動的取消感到抱歉,同時邀請我去參加在埃塞爾比亞亞的斯亞貝巴的會面活動。會議的主題是「2020前結束槍聲:泛非洲智者聯盟和促進非洲和平文化」,在會議開始我號召大家沈默一分鐘來紀念受到極端恐怖主義分子襲擊的法國政府和人民。我說在我們關注突尼斯、埃及和尼日利亞的恐怖襲擊是,我們也不能忽略法國首都發生的暴力襲擊事件。暴力極端主義不容於世,我們要對法國政府表示同情,和法國人民團結在一起,向極端主義分子說不。我很高興我的這一主張的到了主席團的支持,與會代表團都莊嚴肅穆地默哀一分鐘。

在亞的斯亞貝巴期間,我受到埃塞俄比亞前總統的邀請,和他一並成為非洲前國家領導人環境及氣候變化理事會的創始人之一。這一理事會的目的是將非洲國家和政府的前任領導結合在一起,同非洲聯盟、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亞洲開發銀行、非洲經濟委員會、宗教領袖、智庫團體以及其他利益相關方一道在非洲地區推動環保、解決氣候變化。

我日程的下一項是要在第14屆年度Gusi和平獎國際授獎儀式上發表講話,該儀式是在11月25日菲律賓馬尼拉的國際會議中心舉行。Gusi和平獎基金會是一個慈善性質的組織,目的是為了嘉獎世界範圍內為實現和平、尊重人類生命和尊嚴做出突出貢獻的傑出個人和團體。

在2011年,我得到了Gusi政治家和平獎。今年共有17位得獎者。

在今年馬尼拉由馬耳他政府舉辦的聯邦政府首腦大會上我接替了總統詹姆斯A.麥克。另外,這一屆的聯邦大會包含一個氣候變化小組特別討論會,讓我有機會見到了法國總統奧朗德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他們對去巴黎參加氣候變化大會都非常激動。我們知道,巴黎氣候峰會達成一項協議,以降低全球氣溫兩度(3.6華氏度)為目標。經過200多個國家激烈地討論,這項協議被美國總統奧巴馬描述為「拯救我們唯一星球最合適的機會」。

湊巧的是,幾個月以前我送書給奧巴馬總統,在我回塞舌爾的時候我收到了白宮發來的一封信,是美國駐毛里求斯與塞舌爾大使寫的。信很短,但言簡意賅:「親愛的曼卡姆總統,謝謝您的禮物。我想我非常感動。儘管我們有不同的傳統和文化,但我相信所有國家和個人聯合起來的時候會更加強大。通過聯結不同國家與文化,建立典範聯合一致,我們就能建立美好繁榮的未來。再次謝謝您,我希望您萬事如意 - 此致奧巴馬」。

在聖誕和新年即將到來之際,我知道我們中大部分人都會守在電視機旁看著節目或者與家人在一起。我想用丘吉爾的一句話來提醒他們:「真相是無可爭辯的。或許會有惡意相向,或許無知也會嘲笑,但最終...祝大家還是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詹姆斯 R. 曼卡姆
塞舌爾前總統

         








返回網站首頁新聞中心組織新聞國際聚焦聯合國動態
版权所有 |使用条款 |隐私通告 |手机访问 |网址索引 |提防诈骗 |京ICP备09005404号 |帮助